今天是來補發的~~

就再說聲

たかみな生日快樂www


[果醬同人]夏日大作戰

...起床了...小姐?

一睜眼,朦朧的視線逐漸聚焦,第一個看到的是她,遲鈍的大木頭一枚,不過也是我最喜歡的木頭。

伸手一扣、一拉。

『嗚哇!!

不理會她的驚呼,使她貼近我一些。

嗅了嗅,有沐浴乳的香氣,肯定是晨跑回來,沖了澡才來叫我的。

『阿...那個...小姐,可以先放開我嗎?』她僵硬的擠出幾個字,溫熱的氣息噴灑在耳際。

聽著她不斷小姐、小姐的叫,不怎麼開心,『不是說不要叫我小姐的嗎?』定眼看著她,才發現她眼睛像抽筋般的對我眨。

因為疑惑,使我的手稍微放鬆了一些,便被她順勢拉了起來,還掙開我的手,站到一旁。

才想繼續鬧她,卻發現一個照理說不會出現在這的人。

『爸、爸爸?!

『敦子。』被喚為父親的男子,示意自己的護衛出去,但要女兒的貼身管家留下。

喀啦。

看著三個護衛離開將門帶上,空氣凝結了三秒。

突然,『敦!!』男子抱住了兩個女孩。

『爸、爸,快呼吸不過來了、』敦子使勁將自己的父親推開。

『叔叔,我快、窒息了...』南也奮力掙脫魔掌。

『我難得回來,妳們竟然如此冷淡。』

誰能想像平時叱吒風雲的前田企業總裁前田隆也,竟然會在女兒和女婿(?)面前耍幼稚。

敦子完全的不以為然,『誰叫你打擾我們珍貴的起床時間。』

聞言,『多珍貴?』,隆也挑眉問道。

『嗯?難以言喻~

聽了差點沒跌倒,『我說敦子,這樣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喔。』南扶額吐槽。

隆也贊同的點頭,看向敦子,要她給點有說服力的說法。

『嗯~』敦子瞇起眼,看似很隨便的思考著,『南每天都會叫我起床,有時候我跟她撒嬌,她就會控制不住,而獸性—唔~~

南飛快捂住敦子的嘴,滿臉通紅,『不、不能說啦!

敦子拿開南的手,『南不只是個男人,還是大色狼。』

補了兩槍,令那被叫成男人的嬌小管家欲哭無淚。

『哈哈哈~』隆也看著兩個孩子的互動,欣慰的大笑,『太好了,就說把敦子交給南是正確的。』

敦子和南皆對隆也投以疑惑的眼神。

隆也露出個慈祥的微笑,『妳們都不知道阿,當初,家族中都反對南當敦子的貼身管家兼護衛。』

前田家與高橋家從好幾代前就已經是主從的關係,雖然到今日真正建立主僕關係的人愈來愈少,但前田仍十分信任高橋家,而高橋家亦以此為榮。

在那時,隆也欲在高橋家和敦子年紀相仿的年輕人中挑選適合的管家,他知道敦子和南關係不斐,但其他不知情的家族長輩是持反對意見的,就連高橋家的長輩都不看好南。

瘦小的女孩怎能夠保護前田家大房的唯一血脈?

然而時間證明了一切,南不僅夠格,還是最好的人選。

除了在日常生活中將敦子照顧的無微不至,南還在幾次危險中不顧自己的安危,拚死保護敦子。

隆也簡單的對兩人說明這段過去,『早發現妳們感情不尋常,便堅持要南來保護敦子,看妳們平安快樂,我也放心了。』

南和敦子相視而笑,『謝謝,叔叔/爸爸。』

『謝什麼,這是當然的。我待會還得到美國去,先走了。』隆也扯了扯領口,『嘛,雖然是暑假,但也別玩的太過頭啊。』丟下這句話,便步出房間。

敦子看著父親的動作似乎在示意什麼,低頭瞧了下自己的領口處。

幾個淡淡的紅印,是南前天的傑作。

『高橋南!!!!////

『誒?怪我喔!////

『南,出去逛街好不好~』敦子拉了拉南的衣服。

兩人現在位於三樓的起居室,敦子穿著輕便的T-shirt加上短褲在木製的地板滾來滾去。

至於南,身上的執事服處在凌亂不堪的狀態,罪魁禍首當然是那愜意的在地板上蹭的敦喵。

即使如此,南仍不動如山的坐在電視螢幕前,手握搖桿。

『喂喂,南~~』敦子又扯了扯南的衣服。

『再給我一下。』南快速的敷衍過去,視線從未離開螢幕。

敦子見南完全不把自己當一回事,生氣的鼓起雙頰,跑出起居室。

南聽見敦子離去的腳步聲,只想待會再去哄她,並不知道自己即將大難臨頭。

『阿醬?!』看著氣呼呼從樓上衝下來的大小姐,正在掃地的女僕很肯定是那木頭執事幹了什麼蠢事。

才跑進房裡,又跑出來敦子拉住她,『里英,我的那件襯衫呢?

里英馬上會意過來,『好像昨天拿去洗了,我記得小指去收衣服了,妳等一下吧。』

兩分鐘後便看見穿著運動服的小指扛了一大簍衣物下來。

『小指,我的那件襯衫妳有看到嗎?

『嗯?哪件?』小指還沒反應過來,『喔喔~南總是受不了的那件嘛~~』小指笑的促狹。

『指‧原‧莉‧乃!!!!/////

『唔哇!!里英掩護我!』一感覺到危機,小指立馬躲到里英背後。

『嘛,阿醬不是還要回去三樓?』里英忍著笑,解救小指。

敦子紅著一張臉,冷瞪了小指一眼,拿了自己要的衣服,轉身上了三樓。

看敦子的身影消失在樓梯間,小指鬆了口氣,『里英~感謝妳的大恩大德,小指我必定此生不忘!

『不用!』里英對小指翻了白眼,又想到了什麼,旋身進入一旁的雜物間,拿出一條紅色布條,繫在往三樓的樓梯扶手上。

『嗯嗯,這樣就好了。』小指也懂這布條的意義。

兩人完全沒注意到身後逐漸接近的人影,『里英!小指!

『唔哇!!!!』兩人著實嚇了一大跳,轉身查看,『咪醬?

『嘿嘿~我來玩了~』咪醬倒是對自己成功嚇到人挺得意的。

咪醬,峯岸南,並沒有顯赫的家世,因為高中同班而和敦子、南兩人熟識,也幾次機靈的幫助敦子和南,隆也便讓咪醬得以自由進出這間敦子居住的房子。

『阿醬和南、』咪醬才開口,餘光瞥到那布條,『阿阿,我看到了。』

『怎麼連咪醬都知道我們僕人間的暗號?』里英問著。

『畢竟我也誤闖了幾次,大概只剩那兩個當事人不知道吧~』咪醬笑得開懷。

『也是,那我們去客廳喝茶吧。』里英點頭贊同,拉著咪醬就要下樓。

『我也要去~~』小指才跨出一步。

『衣服還沒收!』里英和咪醬異口同聲的對小指喊道。

小指才想起那籃衣服,『誒誒~我苦命啊~~TAT

踏進起居室,那人還是絲毫不為所動的黏在電視前,敦子的怒火又燒了起來。

''不好好整一整她,我就不叫前田敦子!''

把衣服換上,敦子直接從後環住那人,『吶,南。』

『唔。』南回應了聲,卻完全無所察覺。

敦子更貼上南的背部,一隻手拉了拉她原本就是被自己扯亂的襯衫,另一隻手往前伸,奪過搖桿,按下暫停鍵,順勢吻了下南的臉頰。

『敦子?』南才想回過頭,便被敦子按倒在地。

直接跨坐在南身上,敦子眼神變得銳利,『南,妳完蛋了。』

南一把視線集中在敦子身上,她就知道自己果然玩完了。

白色的寬大襯衫套在敦子身上,扣子只象徵性的扣了幾顆,胸前春光若隱若現,下擺也只剛好遮住下著,有無限遐想空間。

用力嚥了口口水,南才想伸手抱住眼前的致命誘惑,卻發現自己的手動彈不得。

低頭一看,雙手被自己的黑色領帶纏死。

南錯愕的望向敦子。

『哼,大色狼,剛剛怎麼叫都不理我,現在才好好的把注意力放到我身上,哼。』敦子直接起身往外走。

見狀,南連忙跳起來,跟著敦子。

敦子直接走進隔壁的客房,南才想跟進去,不料,被門直接命中。

揉了揉撞疼的鼻子,南用無辜的聲音對敦子說話,『敦子~我只是很久沒有玩遊戲了,而且這款是新遊戲...對不起啦...

聽著門外南弱氣的對自己道歉,敦子心裡升起一些歉疚。

平常不管敦子如何對南任性,南總是無奈的笑了笑,極其溫柔的寵著敦子。

現在也不過是角色立場稍微對調了一下,自己卻如此小心眼。

思及至此,敦子將手握上門把,又轉念一想,這麼簡單原諒他,豈不是等於同意她可以為了遊戲把自己晾在一旁。

敦子賭氣的將身體靠在門上,看那木頭怎麼辦。

『敦子...

『哼,妳回去玩妳的遊戲阿。』

多虧這句話,高橋大木頭總算知道敦子的用意。

『唉,我知道是我笨、我遲鈍,才總是無法在第一時間了解妳的想法。』南將背靠上門板,

『是我不好,太專心在遊戲上,完全沒有聽妳說話,還有...對妳的身體...對不起...』南脹紅了臉,把自己想表達的盡量也讓敦子明白。

聽南又把錯全攬到她自己身上,敦子不管三七二十一,便直接將門打開,直接撲抱嬌小的木頭南。

突然失去支撐,又被敦子狠狠一撲,南重心不穩的倒地,還不忘護住敦子。

『抱歉—』南才想說些什麼。

『笨蛋。』

『誒?

『大笨蛋。』

南知道敦子算是原諒自己了,鬆了一口氣,揚起笑容,無奈自己的手被綁住無法回抱她。

敦子坐起身,南發現敦子現在的狀態很不妙,臉上再次染上紅暈。

因為方才的大動作,襯衫滑下,敦子不只露出香肩,胸前風光也更加明顯。

...敦子...可以幫我...鬆綁嗎...』南艱難的開口,只覺得血液不斷往頭頂衝,聲音比平時更為低沉還多了點嘶啞。

看著南的變化,敦子才發現自己的模樣的確十分惑人心弦,紅雲飄上雙頰,愣了一下,乾脆的伏下身,唇幾乎貼在南耳上,『其實...我很開心...南對我的身體...

一字一句的吐在南耳邊,邊解開禁錮南雙手的領帶。

『敦子...我—』南的話被敦子堵了回去。

『唔......』唇舌糾纏之間,南逐漸拉回主導權。

持續汲取敦子的香氣,南起身抱起敦子,輕力放到床上。

拉開一些距離,敦子望著南那深不見底的黑瞳,透著欲望,及專屬敦子自己的溫柔、體貼,『可以嗎?

敦子雙頰更為深紅,雙眼也盈滿水氣,嘴角卻勾起笑容,兩手勾住南的頸脖,讓她更貼近自己,『這裡是客房,南要負責收拾喔。』間接的答應,敦子吻了下南發燙的耳。

『放心...我會的...』南回應,貼上又人的紅唇,開始侵略行動。

外頭蟲鳴鳥叫,裡頭慾火奔騰。

夏日大作戰,現在才開始。

Fin.

Posted by 夜羽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