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尹夜羽
可以在部落格留言給我 或在twitter G+找我 都是尹夜羽這個名字 最近在想要不要開噗浪 不過我這個沒朋友的開不開好像沒差(笑) 版頭改成BanG DREAM了w 努力除草中((## 然後可能會亂噴一些奇怪的文 大家就看看吧w

大家下午好挖~

這裡是念書念一念就開始碼文的夜羽

久違的人世無奈優

這篇主要是在故事主線上

白橋戲份?

話說我把標題改了

主要原因是因為這篇雖然愛情部分是月櫻主線

但其實很多都不是愛情戲

所以就決定改

還有一個原因但我還在猶豫

就是關於繪梨花的CP

當初因為還沒有特別喜歡繪梨花哪個CP

所以就想說照MV裡的來個花友好了

可是我現在萌的是花夏((艸

所以我有想要改CP的慾望

請問各位看官

可以讓我改嗎OAO

 

NxM01.jpg

今天來張帥氣的白橋w

 

章六

坐在上司家中桌前,清俊少年明顯魂不守舍。

美少年風塵僕僕的自外頭回來,先倒了一杯茶,仰頭飲下,望見失神的同伴,沒好氣的一拳打在他頭上。

『痛!』清俊少年吃痛的抱頭,眼眶泛淚地抬頭以眼神抗議。

『我去出生入死,你在這裡發楞?』美少年不滿地抱怨,又倒了一杯茶,在清俊少年身旁坐下。

清俊少年突然脫力地趴倒在桌上,望著美少年淡漠的臉,似是在喃喃自語又像在詢問身旁的人,『吶,喜歡上一個人是什麼感覺啊?』

由於相當靠近的距離,美少年沒有漏接任何一個字,瞪大雙眼,難得的有了表情,『怎麼?看上了誰啊?再說,你喜歡男的女的阿?』

清俊少年無奈的望著美少年,搞什麼八卦的時候這麼興奮,『...跟我們一樣狀況的人。』

『喔,真有趣,該不會你家那小鬼吧。』美少年饒富興味地挑眉盯著趴倒地清俊少年,一邊啜飲著杯中的茶。

『...當然不是,你有問題嗎。』清俊少年真的很後悔找這傢伙討論,『算了,料你也不知道。』

美少年看著皺起眉頭、千頭萬緒縈繞的清俊少年,放下手中的茶杯,收起笑容,『我沒有這種經驗,不過我認為,倘若遇上在意的人,就好好珍惜吧,不然我們就真的沒有活在世上的意義了。』美少年將視線移向廊外清澈的藍天,語氣染上些許哀慟。

清俊少年依然將臉平貼在桌面上,凝視美少年淡漠、憂鬱的側顏,沒有開口,同樣擁有悲慘過去的兩人心照不宣,他們知道,對方會懂的。

染著悲涼色調的往事,深藏在少年們的心中一隅,不再提起,只因害怕滿是傷痕的心再次被無情撕裂。

要不是那時被元雄老大和仲哲老闆拉了一把,現在自己要不是早已化作千風,隨那些逝去的人事物一同在空中飄緲,就是與那個英氣少年的曾經一般,憎恨這個世界而血刃於他人吧。

不自覺地想到他,清俊少年意識到的時候,抱頭苦惱著。

美少年看著旁邊各種糾結而表情千變萬化的同伴,好笑地伸手拍拍他的頭,給他一點安慰,『不管如何,日子總得過下去的,你說是吧,櫻井令輝。』

聽見自己的全名,疑惑地抬頭卻直接撞進他深邃的黑瞳中,事件的歷練、時間的淬鍊,一切一切造就了現在的他,還有自己,『也只能這樣了,是吧,橋本名波。』

櫻井令輝。

橋本名波。

兩個命運乖舛的年輕生命,互相扶持著,從已崩塌的自我世界的斷垣殘壁中爬出,然後攜手重建世界,曾經美好、無憂無慮的世界。

相視而笑,兩個少年把空間留給靜謐,無語地享受此刻流動的氛圍。

可惜,美好時光總是不長久。

『捕吏大人!』一個穿著粗布衣的村民衝進了高山家,著急地嚷嚷著。

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收起淡笑,板起肅穆的臉,令輝和名波馬上站起身,迎向那村民,『怎麼了嗎?』

『那、那個、魔劍士手下、那幾個忍者、又出來鬧事了,齋藤魚店的小伙計把她們引往順令橋那邊去了。』村民喘著粗氣,告知現在狀況。

聽清楚事情,令輝皺起眉頭,『利鳴。』也不等名波,直接抄起自己家傳的陣太刀,就往外奔出去。

名波看著動作一氣呵成的令輝,最後在門邊還看到櫻井家的櫻色徽飾在空中飛揚,也只能對那村民示意之後,也拿起自己的打刀跟著跑了出去。

令輝拚命地奔馳,穿出房屋群,向左拐,遠遠地望見四個紅黑的身影正追趕著一個瘦小的熟悉身影,便又再加快腳步,跟著那五人鑽進巷子,眼見小少年被逼在死巷,緊握著短刀,面對四把打刀,令輝心頭一緊,最後衝刺一個跳躍、穿著木屐的雙腳往牆上用力一蹬,一個轉身之後,漂亮地越過四個紅黑身影,落在小少年的面前。

『又是你啊,櫻井令輝。』帶頭的女子勾起一個略帶邪魅的笑容,唇角的兩顆小痣又為她增添了一些性感。

『深川麻衣,你們的底細我們都查清楚了,最好是不要再亂來。』令輝抽出自己的陣太刀,正氣凜然的低吼,看向身後的利鳴,『先讓他走,不關他的事。』

愣了一下,麻衣又增加了唇角上揚的弧度,『沒問題,反正無論是你,或是其他任何人,總有一天會通通敗在我們手下的。』明明是個漂亮女子,卻吐出這般惡意的話語。

令輝皺起眉頭,轉頭向利鳴吩咐,『利鳴,你快走,去找名波。』

明白自己在這裡不成作用,便點點頭乖乖地離去,『令輝你小心點。』

麻衣看著利鳴的離開似乎讓令輝放鬆許多,唇邊的笑意又多了一些嘲弄,『櫻井令輝,我們主人說,他不會再跟你有瓜葛,除非你能開出更好的條件。』

抿了抿下唇,令輝自緊咬的牙關間擠出字句,『告訴他,他逃不掉的。』

『哼,果然如主人所說,也不過是一介只會逞強的小鬼阿。』麻衣的笑容這次摻雜了輕視,『主人說,最後一次,他會跟你聯絡。』說完,麻衣身後的三個女子各自砸下一顆煙霧彈,一陣氤氳之間,待令輝咳完之後,早已不見那四個紅黑的身影。

握緊雙拳,不甘心、失落、無助、悔意、愧疚,各種五味雜陳的情緒通通湧了上來,令輝一個失神,便癱軟倒地。

沉浸在自我情感的無限迴圈中,令輝沒有注意到,陰影下,一個佇立的灰藍色纖細身影。

另一邊,名波追著令輝的腳步,眼角瞥見一個黑色的身影一閃而逝。

心有存疑,名波停下腳步,看著全力奔馳的令輝,猶豫了一下,便邁步往那人影消失的方向追去。

憑著直覺在小巷中穿梭,在已經看得見順令橋的一條死巷口看見那抹純黑,一個閃身,跟著進了死巷。

一如既往的一身黑色直垂、行燈袴,以藍色的布條加以固定,名波定了定心神,畢竟這人可不好對付。

『白石前。』名波喊出他的名字,手緊握著自己打刀的刀柄,以便隨時防衛。

『看來你很想見我呢,橋本名波。』早就注意到身後跟著的人影,畢竟紅色實在太過高調,前拉下蒙著口鼻的黑色布巾,勾起玩味的笑容。

明明不是頭一次見到這人,卻每每都被他姣好的秀麗容貌震懾,名波抓緊自己飄忽不定的心神,『白石前、不,應該叫你白石麻衣,對吧。』

聞此言,微瞇起雙眼,前的明眸透出些許不快,『櫻井令輝告訴你的?』

意料之外的答句,名波皺起眉頭,千萬種回應在腦中翻攪,卻下意識地吐出,『他知道?』

這個回答倒是讓前相當滿意,笑得開懷,『看來他不把你當夥伴呢。』

看著前從容、戲謔的笑顏,名波心中不免開始動搖,他突然意識到,他開始懷疑自己的同伴,隨即用力甩頭,想甩去讓自己心神不寧的各種想法。

趁著名波內心糾結之際,前拉好黑布,覆蓋上自己的口鼻,一個拔刀,直往名波劈去。

狼狽的抽刀接下這招,名波再次暗自讚嘆前高強的刀法,與身型不符地使用沉重的長卷,名波吃力的用輕巧的打刀接下一次次重擊。

只守不攻的等待著,直到手都開始發麻,終於等到一個小小的破綻,名波用打刀撥開前的長卷,一個回身,自懷裡抽出脇差,直往前的臉上刺。

望見閃著銀光的刀尖見在眼前,前千鈞一髮之際偏頭閃過了要命的攻擊,那脇差卻劃破耳際的黑布,那精緻的面容再次暴露在陽光下。

猛然見著那近乎完美的面容,名波又恍了一下心神。

前一個咬牙,帶著怒意,一個揮刀,與名波的打刀相撞,將名波彈的老遠,到了巷子口名波才穩住身子,前用左手摀住自己的臉,猛然加速,在名波面前抬腳往他臉上一揮,名波眼看閃不過,只能承受這一擊,為減少衝擊,名波借力使力的使自己的身體轉了幾圈,雖然左臉腫起、嘴角帶血、腦袋也有些眩暈,但至少還能穩穩地站著。

『嘖。』看他還沒倒下,前不耐煩地又往名波肚子重重一踹,使得名波直直撞上橋邊的鐵護欄。

暈眩感比方才更盛,名波拚命想抓回意識,卻只在自己眼底映上前那閃著勝利光芒的明亮瞳眸,之後便只餘下一片闃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夜羽 的頭像
尹夜羽

夜之羽翼 文字飛舞

尹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請問這篇還會更新嗎?超期待後續的劇情~請堅持下去!
  • 哈哈
    其實我也不確定耶
    最近沒什麼在看乃木坂了
    有機會的話會更新的w
    感謝你的支持喔~

    尹夜羽 於 2016/12/30 02:5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