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挖

這裡是進入考前衝刺的夜羽

端午假期放自己一天假

就寫了篇文w

不過還沒寫完

今天就先放上篇吧

應該會是短文

考完試之後會補完的

 

這篇是全員向

但還是有CP的w

YB RW 可可兔等

都有出現喔

以下正文

 

yang.jpg

(來張笑得欠扁的Yang呵呵)

 

 [RWBY同人]當一切塵埃落定(全員向)

 

日暮時分,茜色的陽光灑落大地,彷彿在催促所有的倦鳥歸巢。

草木在黃昏的微風中搖曳生姿,沙沙聲輕輕拂來。

維爾王國的王國墓園中,一個身著簡單上衣、牛仔褲及胸甲,腰間配著長劍的金髮男子踱著輕緩的步伐,循著熟悉的路線,最後在一個氣派的大墓碑前停下。

蹲下身,將手上捧著的白百合放下,伸出右手撫上精心雋刻的碑文,精壯的身子開始不住的顫抖。

明明下定決心不流淚的,為何眼前一片模糊?

抬起放在膝上的左手,自衣領內掏出一個金銅色的冠狀墜飾,緊緊握在手心,最終仍是泣不成聲,癱軟跪倒在地。

『I miss you...Pyrrha...』

''Pyrrha Nikos

The Heroine Of Vale Kingdom.''

本應該是歡聲四起、盡情玩鬧的酒吧,此時卻是一陣僵持,且有一絲無奈。

大喇喇地坐在吧台邊,以纖長的手指捏著玻璃杯,輕晃著杯中金棕色的液體,氣質張狂的女子好整以暇的消磨著時間。

髮型與衣裝十年如一日,仍是那樣一頭金色大波浪長髮,穿著棕色皮外套、會露出事業線的上衣,配上黑色緊身熱褲與及膝的棕色馬靴。

唯一不同的是右手袖子成了長袖,也未戴上''Ember Celica'',而是套上了黑色全指皮手套。

『再來一杯。』重重地將杯子放上檯子,紫丁香般的眼眸直直盯著眼前帶著墨鏡、與自己關係微妙的酒保。

隱忍住怒氣,酒保用力抓起酒瓶,不甚優雅地倒了酒給她,不耐煩地開口,『Yang Xiao Long,妳到底來幹嘛的?』

『嘿!我又沒砸場,也有好好地付酒錢...呃,是會揩點油啦,這樣也不行?』Yang Xiao Long甩了甩她引以為傲的金髮,理直氣壯地回道。

酒保看著這女人方圓五公尺內沒人敢接近,心裡滿是不甘心,前陣子聽說這女人回維爾了,還少了隻手,誰知道比以前強上好幾倍,再次慘敗,除了場子被砸爛以外,還得雙手奉上兩支好酒,以及讓她無止盡地揩油。

Yang完全無心關注面前這男人心裡的不爽,她只知道時間差不多了,一口飲盡重新斟上的酒,隨意扔了些錢在檯子上,站起身,『先走了,下次再來找你喝。』語畢,瀟灑轉身就要離開,不理會身後酒保怒髮衝冠的叫罵,她現在心裡只想著自家小貓。

一棟雄偉的商業大樓矗立在維爾的市中心,整面玻璃的設計,使之在夕陽下閃著橘紅色的光芒。

位在頂樓的豪華辦公室中,一個穿著時尚、身材纖瘦的女子,正用著scroll在查看設計圖,並在上頭修修改改。

叩叩。

『進來。』撥了撥掉在額前的幾綹髮絲,頭也不抬的隨口應聲。

皮膚幾近紅褐,且擁有一雙白色異色瞳的男子走進,看著仍埋首於工作的夥伴兼老闆,猶豫了一下,緩緩開口,以平板、冷淡的聲線說著,『Coco,時間差不多了。』

『阿,是的,謝謝你啊,Fox。』聽見夥伴的聲音,Coco Adel才驚覺時間已經很晚了,抬頭看向Fox Alistair,『Velvet和Yatsu呢?』

『已經在等妳了,快準備吧。』說完,也不等Coco反應,Fox便轉身離開。

Coco聳了聳肩,加快速度將手上工作告一段落,站起來伸展一下,望向窗外的市景,勾起淡笑,理了理衣領,套上棕色底白色細直紋的西裝外套,拾起擱在桌上的墨鏡戴上,順手拎起有著金色鉚釘的黑色公事包,伴隨鞋跟敲打地面的喀喀聲,踩著愉快的步伐離開辦公室。

『要是晚了,免不了小兔子一陣碎念阿。』

繁忙的維爾港口,夕陽映照下,金黃的海面波光粼粼。

一個金髮男子踏著輕鬆的步伐下了船,依然是一件扣子未扣上的白襯衫、九分的牛仔褲與球鞋,甫抬頭,便見到三個熟悉的身影,加快腳步離開了碼頭。

『呦,你這次挺悠哉的。』一頭海水藍的髮直直豎起,男子拍拍了金髮男子的背,促狹地說道。

『廢話,我這次可是有好好買船票的。』金髮男子狠狠往他的背上回擊。

另一個紅髮男子仍對著鏡子整理著頭髮,根本無暇理會夥伴。

最後一個墨綠色短髮的男子無奈地眨了眨眼,『Sun、Neptune,別鬧了。還有Scarlet也別弄了,夠帥了好嗎。』

『哈哈,Sage你說的是,該走了。』Sun Wu Kong轉身之際,用尾巴勾走了Scarlet手上的鏡子,四個男子便如孩子般鬧騰著,往市中心去。

一架巨大飛船,畫有相當具有標誌性的六芒雪晶,正在昏黃的無垠天空中行駛著。

左手拿著斟著半杯紅酒的高腳杯輕晃,右手支著下巴,湛藍色的眼眸往窗外看著薄暮時分的景色,一身雪白連身裙與靴子、銀白長髮在右側束成高馬尾的女子,拚命抑住想往上勾的唇角、壓下心中萬分的期待與狂喜。

聽見身旁的腳步聲並在自己身旁落座,轉頭望向那身著軍裝的女子,與自己有幾分神似的臉龐,卻是比自己成熟、冷豔許多。

『Weiss,我想剛剛父親沒再攔妳,也許是因為妳終於夠膽去頂撞他了吧。』冷豔的女子想起方才的場面,嘴角噙著笑意。

『別說了,Winter,我嚇都嚇死了。』Weiss Schnee沒好氣地看著似乎很開心的姊姊。

Winter Schnee看著許久沒有好好看著的妹妹,感嘆著總算是有點繼承人的樣子了,又見妹妹臉上隱約帶有的喜悅之情,勾起一個玩味的笑容,『不過能讓妳如此執著的一定要來,肯定是因為那傢伙吧。』

『才、才不是!』只見Weiss愣了愣,反應過來時,顧不得優雅慌忙地擺手否認,白皙的肌膚都透出了一點緋紅。

『我可沒說是誰。』Winter好笑地望著慌張的妹妹,勾起戲謔的笑容。

『...Winter...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聊了。』Weiss氣結地只能扶額嘆息,在心裡怪罪那個不正經的銀髮邋遢酒鬼,肯定是他的錯。

Winter笑而不語,畢竟她對於偶爾玩弄自己妹妹還是有相當的興致的。

似乎是快要到目的地了,飛船正緩緩下降高度。

注意到Weiss視線定定地伸向窗外,Winter好奇地也伸長脖子查看,果不其然,是那飛馳的紅色線條。

那個傻氣、率真卻強大、堅定且讓自己妹妹傾心的紅色身影。

好好去玩吧,Weis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夜羽 的頭像
尹夜羽

夜之羽翼 文字飛舞

尹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