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挖

這裡是總算碼出足夠份量的夜羽

這篇主要就是想寫出我對於他們每一個個性鮮明角色的理解

也補一補等待第四季的空檔

希望別再繼續虐了嗚嗚

也跟大家分享我心目中的RWBY眾人的形象

希望大家喜歡~

 

CFVY.jpg

好像幾乎沒有CFVY四人同時的正面畫面orz

所以決定放準備帥氣跳下飛船的樣子w

 

 

[RWBY同人]當一切塵埃落定(全員向)(中)

『哈,泡芙!聽說好像挺好吃的,不過等等要去吃飯,下次再來吃吧!不過還是想吃Ren做的,你上次作的布朗尼超好吃!下次想吃鬆餅,要淋滿紅色樹蜜的!待會聚會後,要是續攤去喝酒,萬一醉了,Ren要扛我回去喔,不過要我醉好像也挺困難的,除非Yang不騎車。嘿、!』劈哩啪啦地連珠炮狂講,頂著一頭橘色短髮,在夕陽照耀下更顯閃亮,活力十足的女人蹦蹦跳跳的走在維爾市中心街上。

跟在她身後、無表情的黑髮男子,一樣是那一百零一套的綠色太極裝配上黑色褲子,在前方的女人發生撞上人之悲劇的千鈞一髮之際,抓住了她的衣領。

『好了,Nora,要什麼回家再做給妳吃。』Lie Ren略無奈地說著,卻是一如往常地答應了她的要求。

『哈哈,太棒了!』Nora Valkyrie得到了應允,更加開心地走跳著,往前走了幾步,經過一間珠寶店,擺在展示櫃的是一顆閃著光芒、圓潤的祖母綠寶石,猛然地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面對夥伴的不尋常,Ren順著Nora的視線,也跟著收起笑鬧的心情。

因為那寶石,就如某人的眼眸,一直都閃耀著自信的光芒、流轉著柔情的波紋,即使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依然如故,為了世人,那雙祖母綠的瞳眸再也不復見。

『...你說,今天Jaune那傢伙,是不是又在她面前痛哭了呢?』Nora直盯著那寶石,眼裡也開始閃著淚光。

Ren將視線移到身旁女人眼角的水珠上,垂下視線,『也許吧。』

昏黃的天空下,對比的亮橙與沉黑,正因那閃耀的祖母綠,升起無限思念之意。

喀啦。

淺棕毛色的長耳輕微地抽動著。

怎麼可能有聲音躲得過敏銳的兔耳。

伏在桌面上小憩的女子,輕揉疲累的雙眼,抬起頭,望向聲音來源。

映入眼簾的是那留著平頭、身材魁梧,又不苟言笑的夥伴兼同事。

『Yatsu?』

『果然躲不過嗎。』淡然的臉龐流露些許惋惜之感。

『...你不會是在試能不能不被我察覺的靠近我吧。』兔耳女子微挑起眉,看著友人。

『恩。』簡短的回答,印證了猜測。

『呵呵。』想像眼前人縮著高壯的身子,躡手躡腳的樣子,令人發噱。

見夥伴毫不客氣的嘲笑,Yatsuhashi Daichi思索了一下,『...Velvet,我記得上次,在Coco懷中,兔耳不管用呢。』

想起上次硬是被那魅惑的女人扣在懷中,竟沒有察覺Yatsu跟Fox的到來,Velvet Scarlatina秀氣的臉龐瞬間漲紅,恍若要滴出血。

又見眼前夥伴竟噙著笑意,Velvet宣告擊沉。

『...過分。』

雖說欺負Velvet會被Coco捏死,但並不與Yatsu難得的雅興有所衝突。

伸手輕拍眼前如鴕鳥般縮著逃避現實的友人, Yatsu想起來此的本意,收起了嘲諷,『時間差不多了,去找Coco和Fox吧。』

Velvet看向桌上的電子鐘,著實沒有時間再踟躕了,『好,我收一下東西。』

『那我先去開車。』Yatsu見Velvet開始動作便轉身出了辦公室。

將桌上散落的資料、照片收拾整齊,將包包掛上右肩,黑色的單眼相機掛上左肩,再以左手拎起了那深棕色金邊的手提箱,『好久沒拿它出門了。』興起一陣懷念之情,勾起淡笑。

右腳正要踏出辦公室,卻突然縮了回來,湊到辦公室一隅的全身鏡前,理了理自己的襯衫衣領,拉平衣襬的皺褶。

『才不要讓Coco又在眾人面前幫我整理衣服呢...』

那太令人害羞了。

微微垂下的兔耳、略為潮紅的臉龐,卻怎麼也遮掩不住盈滿眼眸的幸福笑意。

夕舂欲下,雲彩漂泊在無垠空中,也染上略顯憂愁的暮色。

維爾王國首屈一指的獵人學院-Beacon學院的校長室中,一頭白髮蓬亂,一副小圓眼鏡架在鼻梁上,身為國家最重要教育者及保護者的這個男人,拄著拐杖,佇立在落地窗前,啜飲著手中仍冒著氳氤熱氣的咖啡,一邊凝視著,這個他最珍愛的校園。

望著學生們熙熙攘攘地在課程結束後,漫步在校園的模樣,倍感欣喜。

叩叩。

『請進。』他勾起無奈地笑容,還未見到人,就已感覺到那來勢洶洶的魔力波動。

喀喀喀喀。

一頭淡金長髮一絲不苟盤起的女人,踩著無限的氣勢,在男人面前站定。

『Ozpin,那群問題兒童要回來,為何沒有先跟我說。』

無言以對。

Ozpin並不是有意隱瞞,只是不知為何地就沒有說,勾著笑容,『Glynda,他們是這個世界的守護者,但也許仍是孩子?』

Ozpin語音未落,外頭便已傳來令人無言的叫囂聲。

『Yang!Bumblebee!』

砰!砰!砰!砰!砰!

『Nora!』『嘿呀!』

砰!!!

『Ruby!Ice Flowers!』

砰!砰!砰!砰!砰!

『嗚哇!』

鏘!鏘!鏘!

緊接著的是無辜受波及之學生們的哀號。

Ozpin看向身旁的女人,聳了聳肩。

『唉。』扶額嘆氣,Glynda Goodwitch甩了甩魔杖,正要步出校長室。

『Coco!不要開大砲!!』『What?!那我玩個鬼阿!』

啪!叩!砰!

『...光手提箱砸就會死人了好嗎!別死阿!Scarlet!』『別來跟著死阿!白癡猴子!』

咻咻咻咻咻。

『Yatsu,人肉盾。』『才不是那樣用的,Fox。』

磅!喀刷!

『喔喔喔喔喔喔!Sage!右邊!』『...Neptune,你的分貝好大。』

砰!鏘!

然後還是一陣尖叫,但似乎還夾雜了一點興奮的歡呼聲。

Glynda深吸了一口氣,回頭瞪了Ozpin一眼,大步走出校長室。

Ozpin看著盈滿怒氣的Glynda背影,勾起無奈的笑,執起仍散著熱氣的咖啡啜飲,『孩子們啊,這次我救不了你們了。』

叮叮。

自桌上傳來提醒聲,Ozpin將視線放向自己偌大的辦公桌,見Scroll上顯示著夥伴的名字,便接了起來。

『嘿,James,怎麼了嗎?』Ozpin依然逸著笑意與螢幕上的James Ironwoods對視。

『沒什麼大事,只是想問Schnee家大小姐在你那嗎?』螢幕上的General Ironwoods一如既往的板著一張臉,幾年前的那場大戰雖給他又帶來幾道無法抹滅的傷疤,卻也給他帶來更堅定的信念與更沉著的思慮方式。

聽聞這問句,Ozpin饒富興味地挑了挑眉,轉過身望向窗外,見到那副慘樣,又轉回來,『二小姐在,大小姐肯定不在。』畢竟若是姊姊在,那位二小姐哪敢如此失心瘋,『大小姐的去向不該問我吧。』

『...也是,那傢伙要是再不接我電話,就取消他的休假。』Ironwoods揉了揉眉心,想到另一名夥伴的隨興程度就燃起想殺人的衝動,『謝了,Ozpin,下次再去找你喝咖啡。』

『Okay,bye.』Ozpin按下結束通話,放鬆身體讓自己深陷在辦公椅上,『太平盛世也不太好呢,總覺得太過安逸了。』Ozpin忽視校庭內幾個哀號聲,往遠處的夕陽望去。

『畢竟我真的救不了你們。』

『喂,5428,探監。』

獄警用鑰匙打開大鎖之後,一把拉開厚重的牢門向裏頭喊著。

蹲坐在牆邊,紅髮的男子垂首望著自己前方地面上的一方陽光,不予理會,直至獄警不耐煩的催促,才溫吞的站起,跟在獄警身後往探監室去。

甫一進探監室,不意外的見到了那熟悉的黑色纖弱身影,他看著獄警粗魯地關上門,蹭蹬著走到鐵椅旁坐下。

隔著強化玻璃,他凝睇著那從小看到大,一直炯炯有神的琥珀色眼眸,不打算開口。

時光在兩人之間靜靜流淌,從前、現在、未來,一切的一切,兩人的人生曾經如此密切。

那琥珀眨了眨,站起身,『...我先走了,只是來看看你。』

見對面並無回應,墨黑身影便轉身,伸出手握上門把。

『Blake.』

驀然停下,緩緩回身,再次正對上那雙深沉的眸子。

『妳、...唉,妳過得好嗎?!』

愕然地停頓,驚訝地眨了眨清澈的琥珀,Blake Belladonna輕聲回應。

『很好,有她在,我很好。』

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這種使自己興起深深自我厭惡地脫力感。

火能燎原,卻無法給予萬物生命,如同那太陽。

看著眼前難得在自己面前露出軟弱面的他,琥珀色好像也黯淡了一些,墨黑緩緩踱回強化玻璃前。

『你永遠是我的家人,永遠是我哥哥,Adam。』

抑下一切湧上心頭的五味雜陳,抿了抿艷紅的薄唇,這次不再猶豫地一把拉開門,踏出去。

她沒有看見。

輕輕撫上沒有了面具的臉龐,火紅慢慢蜷起。

『...哥哥...嗎...』

他後悔了,真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夜羽 的頭像
尹夜羽

夜之羽翼 文字飛舞

尹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