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各位

這裡是夜羽

真是不好意思我難得出現但不是更自己的文阿哈哈((被打死

大學的事情實在是讓我既期待又崩潰

光選課我就覺得我快瘋了orz

下面是作者狐君的話

就請大家多多關照了

---------------------------------------------------------------------------

各位我回來了~~~
不知不覺居然變成年更了Orz
真的不是故意要跟夜羽看齊啊哈哈(轉頭
咳!
好噠~~
九尾狐我終於脫離高三苦海了~灑花~~~
以後就變成大一地獄 = =((眼神死
但是我會繼續努力的
請大家不要拋棄我 > <

 

[原創代發]羽毛雪By九尾狐(三)

「呀啊──雪姬,今天怎麼有空來?」一個蓄著栗色長捲髮的美女,邊說就尖叫著撲了上去,不停的蹭著。

「怎麼?不歡迎?」雪那雙媚眼輕輕一挑,吊人胃口的微噘著唇。幾乎是壓在她身上,手一點都不客氣的摟過佳人。

羽馬上在原地石化。甚麼跟什麼?

「哪有呢?不過……這是誰啊?」她更關注這個已經完全石化的不速之客,跟雪姬跟得那麼緊,該不會也對雪姬有意思吧?嘖,自己身邊就一堆了,還要多一個來搶?臉上笑著,眼神卻毫不留情的掃視著搞不清狀況的羽。

「我撿回來的『屍體』」雪很微妙的在她耳邊強調。「晚點再來找你玩喔,得先去辦正事才行。」恢復音量,雪的燦笑當場電暈了栗髮美女。

一路上,羽都沒有注意到主屋是多麼宏偉氣派。光是沿路和雪摟摟抱抱、嘻嘻哈哈、親親蹭蹭的女孩就不知凡幾,各式各樣、爭奇鬥艷,她不停的進入石化模式,最後是被雪拖進大廳的。

***

肅殺的氛圍讓羽一顫。

好熟悉。

我的臉色刷白,餘光瞄著雪。

雪坐在沙發上,還是一副吊兒啷噹的模樣,無視空氣的凝重。

我緊張的絞著手指。不會是要帶我來談判吧?她克制著去抽綁在小腿肚上澗水的衝動。

大廳很空曠,大理石的地板光可鑑人,散落著幾張目前無人使用高級的沙發與茶几。門口進來的地方放了和地板同材質的櫃台,整個格局和飯店大廳很像。櫃台後面有個女生,大概是二十出頭吧,拿著話筒不曉得在說些甚麼,音量很小,視線不時向我這邊掃過。

我現在不只緊張還多了不安。

「雪姬,可以上去了。霜姬的治療已經結束。」她講完電話後微笑著從櫃檯走出來,很恭敬的對雪說到。

「走吧。」雪起身,淡淡的

我說到。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雪有點悲傷。

 

玻璃電梯很漂亮,我望著外面的花園,卻忍不住心不在焉。但其實我也不確定自己在想些甚麼。

叮。

電梯在八樓停下。

一條玻璃迴廊在眼前展開,兩側種滿了花草,做成露臺形式的廊上不時有微風吹進來。

季雪秧緩緩的邁著步子,拐了幾個彎之後在一道厚重的雙扇木門前停下,忽然轉頭對我說:「刀子給我。」

「……為什麼?」我緊張的退了一步。雪不說話卻要我交出武器,這實在讓我很不安。

她嘆了口氣,「你太緊張了,我怕你會控制不住自己。」

向下瞄了眼自己的手,微微的顫抖洩漏了連我自己都不明白的焦躁。

「我不知道你在緊張甚麼,但這裡沒有人會對你怎樣。」雪說,「無論你有怎麼樣的過去。」

我僵住。

「只是來檢查傷口跟處理事情的,不是來談生意的。」她沒再跟我要澗水,門一推就逕自進去了。

 

「穗。」雪朝著榻榻米上頭半躺的一個女孩走去。

「秧。」那女孩半闔著眼,長長的睫毛掩著眸子,有人來了也不睜眼。伸出手掌讓雪握住,像是早就知道來的人是誰似的。

「還好嗎?」雪語調裡帶著一點酸澀。

「我很好。不要擔心。而且有槐,她不會讓我有事的。」被稱作穗的女孩笑了,笑得真心,還帶著一點寵溺的味道。

「沒錯,她不會有事。倒是你,」一彎拱廊轉出一個女子,穿著白大掛、甩著俐落的短髮開口,「死丫頭叫你乖乖待在宅子你現在是鬧哪齣?嫌我事情不夠多是吧?」

「槐。」雪向那女子打了招呼,痞痞的笑道,「有啊,我超安分的,事情都掉我頭上了我才來。」她伸手比向我。侷促的站在門邊,我不安的咬著下唇,突然被點名讓我又是一僵。

槐瞇起眼打量我,一點一點的檢視。她的眼神很利,感覺像被X光掃過。

「你,」她朝我勾了勾手指,「過來。」

……怎麼我覺得我很像她的寵物?心理不合時宜的跳出一句腹誹。我有點無言的站在原地。

「羽?」雪偏了偏頭,用眼神詢問我怎麼了?

沒有,只是覺得突然降格了。我眨眨眼,試圖傳遞這樣的訊息。

「你要是再不過來我就幫你再多道口子。」槐威脅,穿著高跟鞋的腳不耐的敲打著地面。右手揮舞著一把睜亮的手術刀。

我頭皮一緊,快步走了過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夜羽 的頭像
尹夜羽

夜之羽翼 文字飛舞

尹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