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300有發過~

一直忘記發來自己的小窩

除草中~

強力推銷這對CP

也強力推薦這款遊戲w

Roselia中之人們也超級可愛XD

 

私設注意

設定是兩個人大二時候的故事

 

roselia.jpg

risayuki.jpg

 

 

[BanG DREAM!同人]十年相伴(リサゆき,莉莎x友希那)

噹噹噹。

下課鐘聲響起,學生陸陸續續地踏出教室,三三兩兩地離去,也許是回家,或是趕著去上下一堂課。

其中一個淺棕長髮隨意披散在肩上,打扮花俏、時尚的少女,從座位上站起身,簡單理了理自己的襯衫與短裙,拿出手機,見到那30分鐘前的訊息,連忙揮別同學,匆匆往車站走去。

「這個老師真是的,一次拖得比一次晚。」喃喃抱怨著,一邊加快了步伐。

走到車站前,視線在來來往往的人群間搜羅,總算是找到了。

一個纖細的身影斜靠在車站的外牆,用黑色口罩及樸素的灰色連衣帽遮掩面容,背著一個黑色的挎包,不曉得是不是自身的問題,總覺得那身影還是相當耀眼,而且幾縷銀色的髮絲仍是露在外面,隨著風飛舞,似乎是戴著耳機,靜靜地閉目養神,彷彿身旁喧囂都不關她的事。

輕輕勾起笑容,撥了撥自己紛亂的棕髮,再度提起步伐,往那在她眼中最耀眼的身影走去。

在她面前站定,才緩緩開口,「友希那。」

聽見那熟悉的清亮嗓音,睜開雙眼、拿下耳機,才抬頭望向來人,「莉莎,很久。」

「嘛嘛,還不是那老師,每次都晚下課啊,抱歉啦。」莉莎望著那很少有波動出現的琥珀色眼眸,綻出張揚的笑容,「補償你,等等做餅乾給妳吃,什麼口味都可以喔。」

「...什麼口味都可以。」淡淡的回應,站直了身子,準備往車站裡走。

果然呢,意料中地看見那璀璨琥珀中浮現的溫度與喜悅,「真的不選嗎?我難得有空幫妳做喔。」笑容依然張揚,卻不自覺地摻上幾分寵溺。

「...莉莎做的都可以。」並沒有回過身,只是淡淡再度回應。

「是是,那我就隨意做囉。」還真是沒有變呢,這回答應該聽了至少五年有了吧,莉莎不禁回憶著。

「莉莎?」回頭看見那一如既往花俏吸睛的身影,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只好開口喚她。

「啊啊!怎麼了,友希那?」深陷在回憶中的莉莎,聽見友希那的喚聲,下意識地回應。

「回家吧。」友希那看著不管如何只要聽見自己的呼喚,就一定會有所回應的莉莎,唇角勾起些微的弧度,轉過身,先行往車站裡走。

「好、喂,友希那,又不等我。」儘管是埋怨的語句,但莉莎一點不開心的意思都沒有,只是跨大步伐,伸出右手握住了友希那的左手。

早已經習慣,雖然是不會主動去牽,可是一旦被握住了,一定會牢牢回握,這就是友希那。

兩個纖細的身影被淹沒在尖峰時刻的人潮中,可是她們緊緊相依,就什麼都不要緊。

湊友希那與今井莉莎,花樣年華的二十歲,基於各種理由,一同離家,現正同居中。

兩年前,從高中畢業之後,一直都對自己的目標相當堅定的友希那,便以個人身分與經紀公司簽了約,以歌手的姿態正式出道,憑藉精湛的歌唱技巧與標緻的外貌,在短短兩年內就已躍登最受年輕人歡迎的歌手行列,由於冷淡的性格,在外行走便都習慣遮掩自己的面容。

而莉莎高三時,曾因為進路而苦惱了好一陣子,看著身旁友希那那麼樣地堅定自己的信念,自己卻對未來沒有什麼想像,除了守護友希那之外,似乎也沒有什麼想做的事,經過一番思考與掙扎,決定報考幼教系,這樣能受到身旁人依賴,且喜歡小孩子的自己可以勝任的吧,抱持這樣的念頭進了大學。

在高二結束前,成為戀人關係之後,便想著大學要搬出家裡,從小就是鄰居的兩人,互相陪伴也已經超過十年,雙方父母都沒有反對,就在友希那的經紀公司與莉莎的大學之間選了一間適合的公寓,開始了兩人忙碌卻又幸福的生活。

Roselia並沒有解散,五個人在這兩年間還是會相約練團、會到Live House做小演出,因為莉莎、燐子並沒有出道打算,亞子又還沒有高中畢業,友希那便以個人名義專心發展,紗夜則是一邊進了大學一邊簽約開始做專業樂手。

看著直接坐在地板上、專心思考新曲歌詞的有希那側顏,莉莎一邊揉著麵糰,總覺得只是這樣的畫面,就讓自己心中升起無限的滿足感,揚起笑容,加快手上的動作。

本來都是習慣在認真做事時,用音樂堵住雙耳,隔絕外界的一切,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只要在家裡工作,聽著廚房傳來的各種廚具碰撞、食材處理的聲響,也能平靜下來,專注在工作上,便習慣性的一耳帶著耳機聽著不斷重複播放的新曲旋律,一耳接收來自廚房的聲響,突然發現聲音頻率突然加快,友希那疑惑的抬起頭,看著在廚房中忙碌的莉莎,唇邊染上笑意。

沒有明說過,但兩人都相當享受這樣在同個空間、同個時間下忙碌,即使是各自忙各自的,但只要知道彼此在身邊便有莫大的安全感與動力。

大約兩個小時之後友希那在紙上落下最後一個字,看著密密麻麻紛亂的紙張,至少已經寫完了,待會再來整理、修改吧,便摘下耳機,動了動僵直的肩頸。

「寫完了?」坐在沙發上隨意翻閱時尚雜誌的莉莎,見到停下工作的友希那,便下了沙發,伸出手在友希那的肩上揉按著。

「恩,待會再整理。」享受著專屬自己的服務,友希那舒服地微瞇起雙眼。

莉莎按了一下子之後,停下動作,「拿餅乾給妳吃好嗎?」

友希那點了點頭,看著莉莎在自己額角落下一吻,起身走到廚房,微愣了一下,勾起淡淡笑容,跟著進了廚房。

「恩?友希那,妳進來幹嘛?」莉莎先從櫥櫃中拿出紅茶包與馬克杯,打算配著餅乾,回頭便撞進熟悉的琥珀色中。

「幫妳。」友希那看著莉莎在泡紅茶,便拿出小瓷盤,用夾子夾起還在烤盤上放涼的餅乾,將盤子放滿後,又拿出透明的保鮮盒。

「啊,友希那,那個等等我收吧,多放涼一陣子再收進冰箱,先來吃吧。」打斷友希那的動作,莉莎捧著兩杯冒著氳氤熱氣的紅茶先踏出廚房,友希那便也捧起放滿餅乾的盤子跟著走回客廳。

並肩在沙發上坐下,友希那看著那印有貓咪圖案自己的專用杯,飄散淡淡的茶香,與隱匿其中一點點的甜香,「不能喝、」

「不可以,都快十點了,不可以喝咖啡。」連問句都不用聽完,莉莎就已經可以猜得到友希那的想法。

完全的被堵回來,友希那只能乖乖捧起杯子,啜飲著紅茶,自從同居之後就被嚴格禁止在空腹以及晚上八點之後咖啡,有點無奈。

說無奈,莉莎才覺得無奈,想當初友希那還理直氣壯地說在家都會和爸爸一起在很晚的時候喝咖啡。

所以呢?我是妳女朋友又不是妳爸的女朋友。

這句話讓本就不擅言詞的友希那徹底投降。

莉莎看著身旁散發淡淡怨氣的友希那,好氣又好笑,隨手拈起一塊巧克力餅乾便往友希那的嘴巴塞去。

「嗚。」

「好吃嗎?」

「...好吃。」

看著臉頰浮起淡淡紅暈的友希那,莉莎揚起燦笑。

一個極其普通的週五晚上,莉莎簡單地弄了一人份的晚餐,吃過之後,便讓自己深陷進客廳的沙發中,拿起遙控器,胡亂的轉著電視。

轉到音樂台,正播放最近新歌的MV,不意外的看到了熟悉的身影,那認真的面容、凜然的神情,都讓莉莎移不開目光,打從心裡感到驕傲。

MV播放結束,莉莎看向牆上的時鐘,微嘆了口氣。

最近出了新單曲的友希那,想當然爾是忙翻了,發行前的會議、錄音,到發行後的宣傳、拍攝,即使友希那沒有表示出來,但莉莎理所當然地看得出她眼底的疲倦,本就不善人群的友希那,每次在上節目時也都比別人更加費勁,這些莉莎都知道,但她卻無法做什麼,想到這些心裡便升起一些無力感。

鈴鈴鈴。

當莉莎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時,擺放在一旁的手機鈴聲大作。

看到來電顯示是友希那家,連忙接起。

「喂。」

「莉莎啊,我是友希那媽媽。」

「阿姨妳好,怎麼了嗎?突然打電話給我。」

「也沒什麼特別的事,只是有點擔心友希那,她最近很忙吧。」

「是阿,今晚也說要在公司開會,還有訪談工作,也不知道會搞到幾點。」

「這孩子...也只能讓莉莎妳多操心了,替阿姨盯著她多休息、按時吃飯啊。」

「當然,我會的。」

「...還有,那個、莉莎啊...」

「恩?怎麼了嗎?」

「妳和我們家友希那在一起了吧。」

聽聞這問句,莉莎不禁怔住,平時能言善道,煞時全部失去功能。

一直沒有和父母們坦白,就這麼一天拖過一天,是有考慮是時候主動告知了,卻沒想到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提出。

「唉呀,看來是了阿。」

友希那媽媽聽見莉莎深吸了一口氣,而沒有回應就能確定了。

「阿、阿姨,我、」莉莎趕緊想開口說些什麼,友希那媽媽的語句之間聽不出明確的態度,更是讓莉莎心中添了幾分慌張,感覺說什麼都不對。

「啊啊,莉莎,別緊張、別緊張。」友希那媽媽的語氣染上了一點笑意,「我們夫妻倆跟妳爸媽剛剛晚上一起吃了飯,一聊才發現,原來不是只有我這麼想,妳媽媽也猜到了。」

「...咦?!!!」莉莎嚇得差點把手機往地上摔。

「是阿是阿,爸爸們雖然一開始不是很能接受,但也是能理解了,本來想說看看妳們倆什麼時候要來跟我們說,但我想依妳們倆現在這樣天高皇帝遠的,要主動跟我們說看妳畢業有沒有可能。」把狀況解釋清楚之後,順道抱怨了一下。

「阿哈哈哈。」還真是反駁不能,莉莎只能乾笑。

「反正阿,等友希那忙一個段落記得回來給我們兩邊爸媽好好說清楚阿。」

「好。」聽出友希那媽媽話語間的疼愛,莉莎當然連忙應是。

「那就好,友希那就拜託妳了,妳也是,別處處寵著她,好好照顧自己。」

「好。」聽著這樣的囑咐,明明不是第一次聽到了,但在知道爸媽們都已經理解的狀況之下聽到,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一股熱便要衝上眼眶,「恩恩,阿姨再見。」

趕緊掛了電話,不想讓電話另一頭的友希那媽媽,聽出自己喉間的哽咽。

放下手機,環抱自己的雙膝,蜷縮在沙發上,靜靜的感受此刻的情緒。

很開心,真的很開心,眼淚卻止不住地流淌。

此時,大門傳來動靜,莉莎還來不及擦去淚水,友希那就已經打開了家裡大門。

不意外地見到等在客廳的莉莎,卻很意外地發現莉莎涕淚縱橫。

微微皺起眉頭,友希那隨手將包包放下,便走近莉莎,「怎麼了?」語尾都還沒落下,就已經被莉莎用力拉過、緊緊抱在懷裡。

「...友希那...」

友希那聽見莉莎輕喃自己名字的顫抖,以及感受到她的雙手用力地環抱自己,還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只是抬手也用力回抱。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兩個人在客廳的沙發上相擁,沒有說任何話,只是靜靜感受彼此的心跳與呼吸。

由於剛剛是被莉莎用力拉向她,友希那幾乎是半伏在莉莎身上,雖然對於這樣的姿勢感到有些彆扭,但面對難得情緒如此劇烈的莉莎,友希那便乖乖讓莉莎圈著自己,莉莎還不想說,那就等她說。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被友希那壓著大腿都已經開始感到痠麻,莉莎才止住淚水,情緒也穩定下來。

發現莉莎已經停止顫抖,情緒似乎也穩定許多,友希那便輕輕掙開莉莎的手,自己的手往沙發一撐,視線對上莉莎的臉,看著莉莎眼眶、鼻頭和臉頰哭到紅得不像話,卻帶著燦爛的笑容。

「莉莎...?」不明所以,友希那只能怔怔地吐出莉莎的名。

莉莎靜靜望著那此時沾染擔心神色的沉靜琥珀,還擱在友希那腰上的手,便又用力向下壓,再次讓友希那整個人被自己抱在懷裡,輕輕在耳畔呢喃,「我沒事,只是太開心了...真的很開心。」

聽著這有回答跟沒回答一樣的語句,友希那勾起略帶無奈的淺笑,放任莉莎在自己頸間磨蹭著,享受莉莎難得的示弱與撒嬌。

喀啦叩嚨,喀啦叩嚨。

電車行駛的聲音規律響著,有些吵雜,卻又讓人覺得莫名的安心。

一個假日的早晨,電車裡的人並不算太多,車裡的人三三兩兩、或站或坐,也許閉目養神,也許與身旁之人小聲交談,也許獨自品味音樂或文字。

其中一節車廂的一角,一個棕髮少女與一個銀髮少女相互依偎著,棕髮少女久違的紮起以往習慣的髮型,上半部的頭髮束成馬尾,下半步便使之隨意披散,臉上並未上妝,因著寒冷的天氣戴著寬厚的圍巾連著口鼻也一並掩起,修身的藏青色大衣、牛仔長褲與黑色高跟馬靴,率性而又不失這個年紀女孩子的魅力。

銀髮少女一如既往地讓已經長及腰部的長髮隨意披散,以芥黃色的毛帽與黑色口罩完整的掩去面容,相較之下輕薄許多的圍巾隨性的繫在頸上,同款的卡其色大衣,配上格紋短裙、黑色褲襪與輕便的帆布鞋,儘管是在平常也不過的打扮,卻掩不去她散發的光芒。

好不容易學業、事業各自有個段落的莉莎和友希那,攜手一起踏上歸途。

藏在寬大袖口內的手十指相扣,感受彼此的溫度,隨著電車的搖擺,瞇著眼假寐的莉莎,感覺到肩膀上傳來的重量,睜開眼睛緩緩移動自己的身體,想讓友希那靠得舒服一些。

昨晚工作到很晚才回家的友希那,今天一早天還濛濛亮就與自己一起出門,莉莎心裡是滿滿的心疼。

聽著身旁規律的呼吸聲,莉莎再握緊了兩人交握的手,友希那的手一直都是這樣細嫩白皙,微涼的溫度自幼時就是,趕緊用自己帶了點薄繭、卻溫熱的手握緊。

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兩人的手上,沒有發覺身旁之人睜開了迷濛的睡眼。

「...莉莎的手,很溫暖。」感受到自右手傳來的溫度與力度,口罩下的唇角微微上揚,輕輕的開口。

「啊,友希那,吵醒妳了嗎?」

友希那看著莉莎的眉眼間染上些許愧疚,便斂去了笑意,「不是妳的問題。」

「啊哈哈。」莉莎見到那明亮琥珀中帶著的怒意,馬上明白,卻也只能乾笑。

微嘆了口氣,友希那再次靠上莉莎的肩膀,並不是生氣,只是有些無奈與不解。

明明一起長大、彼此陪伴走過十年有餘,之間因著自己的問題去推拒莉莎的接近,那時莉莎不屈不撓地堅持站自自己身邊陪著自己、照顧自己,反而在自己放下心結,而迅速拉近兩人距離、進而交往之後,莉莎卻變得小心翼翼。

友希那當然明白,是自己曾經的推拒與個性的不坦率讓莉莎有些不安,兩人也曾經直接拿出來談,莉莎仍常常如此,才讓友希那這麼無奈。

「...友希那...不要生氣了?」莉莎看著目光變得有些冷冽的友希那,小心翼翼地開口。

「本來就沒有生氣。」友希那輕緩地吐出語句,剛好也到站了,便不由分說地直接將莉莎拉起走出了車相。

莉莎看著友希那的側臉,被毛帽與口罩遮得只剩下雙眸,平時對待任何人都是那樣冷冷淡淡的琥珀,卻在此時染上一些無奈、不甘與心疼,不禁勾起笑意。

友希那注意到來自身旁的輕笑聲,轉頭便看見那清澈的祖母綠褪去了方才的不自信,染上張揚的笑意。

「怎麼了。」

「沒事,我們趕快走吧,爸爸媽媽都在等我們。」

琥珀與祖母綠相對,其中的眼波流轉,互相都能明白,便一起勾起笑容,提高步伐的速度。

從車站走出,一路上經過再熟悉也不過的景色,樂器行、錄音室、家庭餐廳、商店街、羽丘女子中學,雖然不過睽違幾個月,但回到家的興奮與安心眷戀卻是不斷自心裡湧出。

還在樂器行門口遇見留在本地念大學的美竹蘭與青葉摩卡、在商店街遇到依然朝氣蓬勃的Poppin' Party的五個人,更是讓莉莎和友希那添了幾分驚喜感。

一步步的向前走著,也就愈往家的所在接近,兩人的手也更加用力的相握。

欣喜與緊張交織著,畢竟之前那次莉莎與有希那媽媽的通話太具有衝擊力,兩人相握的手也不自覺有些微的顫抖。

拐過一個彎,今井家與湊家就近在咫尺,兩人在街角停下腳步,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一同揚起笑容,握緊彼此的手,一起跨出步伐,小跑步往家的方向去。

前一天收到莉莎媽媽的訊息,要兩人回來直接到今井家集合,莉莎當然就直接牽著友希那、掏出鑰匙,往自家門走。

喀啦。

打開自家熟悉的大門,兩人在玄關將鞋子脫下擺好,便見到兩位媽媽從廚房探出頭。

「啊啦,回來啦。」兩位媽媽露出和煦的笑容,看著兩個孩子。

莉莎和友希那便各自拉下口罩和圍巾,笑著回應,「我回來了。」

意外卻也在意料之中,兩人並沒有受到太多質疑,媽媽們直接給了溫暖的祝福,爸爸們雖然起初都繃著臉,但在莉莎和友希那坦承一切,說出自己的感受與想彼此相守的決心,爸爸們也舒展開了緊繃的神情,各自收到了自家女兒的擁抱。

兩家六個人和樂融融的一起吃了午餐,飯後莉莎自願接下洗碗的工作,友希那本來也想進廚房幫忙,卻被莉莎推出去陪著家長,本來不甚樂意,但收到莉莎安撫的輕吻,友希那只能斂下染上紅暈的臉,到客廳與爸媽們聊天。

熟練的整理好一切杯盤狼藉,還從自家冰箱摸出了幾個上好的蘋果與水梨,快速的切片之後才端著出了廚房。

友希那媽媽看著這樣的莉莎,忍不住打趣身旁的女兒,「唉,看樣子友希那妳還是生活白癡阿,都是我把妳慣得太好。」

無法反駁的友希那只好插起一塊蘋果堵住自家媽媽的嘴。

看著一像冷靜的友希那臉上染起一抹緋紅,莉莎媽媽也勾起笑容拍了拍自家女兒的頭,「反正友希那能這樣繼續,也是我們家莉莎慣的嘛,妳說是吧,親家母?」

「咳、咳、咳!」聽見最後的稱呼,莉莎一個嗆到,用力咳了幾下。

友希那倒是表面抓回了形象,彷彿處變不驚的伸手幫莉莎順了順氣。

兩個媽媽看兩個孩子紅著臉彆扭的樣子,又繼續一來一往的驚人之語,連爸爸們也勾起笑容一起打趣著孩子。

「誒誒誒,你們這樣四打二不公平阿!」莉莎忍不住了,便拉著友希那落荒而逃,往二樓自己的房間跑去。

樓下的媽媽們似乎也是玩得夠了,便開始話家常,友希那爸爸還有工作需要處理先一步回到隔壁湊家,莉莎爸爸見自己完全插不進去兩個女人的對話,也只能摸摸鼻子鑽進書房。

此時,莉莎的房間。

莉莎到廚房沖了熱可可,順手拿了兩杯給客廳裡還淘淘不絕的兩位媽媽,自己端著兩杯上了樓。

看著縮在自己床邊的友希那,房間暖氣剛開,還有絲絲冷意,莉莎先將一杯隨手放在矮桌上,將手上另一個冒著氤氳熱氣的馬克杯塞到友希那手裡,再從衣櫃翻出一條毛毯,將友希那裹得嚴實,才端起自己的份窩到友希那身邊。

看著窗外飄著的細雪,再看過去就是自己房間的窗戶,友希那啜飲著溫熱的可可,一邊不自覺地往莉莎懷裡鑽,「以前...莉莎就是在這裡看著我的吧。」

「對呀,友希那總是冷著一張無奈的臉來開窗戶呢。」莉莎笑著回憶,看著友希那跟貓一樣下意識往熱源靠近,笑意更盛,便直接把友希那整個環在懷裡。

某種程度也算是得逞了,友希那便心安理得地靠在莉莎肩上,感受熟悉的溫度,「莉莎...明明那段時間,我連窗戶也不會為妳打開,妳為什麼還是願意陪在我身邊。」

「恩...沒有為什麼吧,只是放不下心,看友希那變得冷硬、沒有笑容,就是心疼、放心不下。」莉莎隨口淡淡地回答,她知道交往之後,友希那一直對於那段時間她對自己的態度心存愧疚,放下手上的杯子,莉莎只能收緊雙臂,安撫友希那的情緒,「就說友希那不要在意了,我是心甘情願的,而且現在能理所當然地站在妳身邊、可以抱抱妳,我覺得很值得阿。」

「...真是的。」友希那也放下手上的杯子,轉過身,直接吻上了莉莎,「妳就是這樣。」

莉莎看著那琥珀中透出的無奈,勾起笑容,「沒辦法阿,誰叫我喜歡妳。」

友希那回望那清澈的祖母綠,十年如一日的暖意,揚起笑容,「我也...好喜歡妳。」

既然已經相伴走過十年,那在攜手走過之後好幾個十年也沒有問題的吧。

窗外細雪不斷,屋內卻是微甜的溫度流轉。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夜羽 的頭像
尹夜羽

夜之羽翼 文字飛舞

尹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