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吼吼吼吼吼吼

趕最後五分鐘

總之莉莎生日快樂!!

 

risayuki01.jpg

 

【Bang Dream!同人】困己傷人(リサゆき)

 

這是一個發生在高三那年暑假的故事。

 

穿著輕便、銀灰長髮隨意披散的纖瘦少女站在河堤邊,看著波光粼粼的河面,靜靜地迎著暑氣蒸騰中一絲絲的薰風。

 

剛從CiRCLE練習結束出來,漫步在回家路上,看著開始西沉、透著些微茜色的太陽,便不自覺地駐足,也開始處理這幾日心中那對於自己有點陌生的情緒。

 

由於自己沒有繼續升學的打算,甚至也已經開始與幾家經紀公司洽談,自己過著與其他同學相當不一樣的暑假。

 

大多數同學還是選擇繼續升學,所以大家都忙著參加暑期講習。

 

這之中當然也包括了樂團的夥伴—冰川紗夜、白金燐子,當然還有自己的幼馴染—今井リサ。

 

經過自己強力執著於唱歌實力的那段時間,在幼馴染的陪伴下慢慢放下那些過多的執念,現在當然也是追求頂點,但也開始在意起整個樂團,不只是實力還有夥伴間的情感。

 

是叫做寂寞吧,現在心裡縈繞不去,對自己而言有點陌生的感受。

 

不得不承認,在這暫停團練的兩周,還真有點感到寂寞,儘管不想承認,更是想念那成天在自己身邊叨念的幼馴染了。

 

畢竟,也已經是戀人了。

 

突然發現自己臉頰脹熱的溫度,低下頭,轉身快步往家裡的方向走。

 

 

「誒?!這兩個禮拜不要見面?!」

 

「是阿,リサ好不容易決定要考幼教系不是嗎,那這兩個禮拜的暑期講習就把一些應該要準備的資料與進度補上吧。」

 

 

夜幕低垂,吃過晚飯、與父母在客廳聊了一下之後,回到自己的房間,坐在書桌前拿出筆記本和筆,開始準備作新的歌詞。

 

儘管很努力想要專心在歌詞上,心思卻一直在從窗戶看出去隔壁那還暗著的房間。

 

心思紛亂,看著一旁的手機,這兩周連訊息和電話都很少,不自覺地升起些許埋怨,說不見面又沒有說不能傳訊息及通電話,但畢竟是自己講出那樣子的話,完全沒有立場去主動聯繫。

 

正當心裡埋怨地對象變成兩周前的自己,突然發現隔壁的燈亮了,卻又在一下子之後熄滅。

 

怔怔地看向那亮了又暗的房間,皺起眉頭,到底自己在做什麼呢,以前明明可以攤開本子便與靈感糾纏徹夜,為什麼現在自己卻滿腦子都是那個兩周未見的身影,還以為會從窗外聽見她的喚聲,卻是什麼也沒有,這個此時心裡的感覺是失落嗎,其實也不是很清楚,清楚的是無法忽視的難受。

 

高二前的那段時間,リサ也是這種感覺嗎。

 

心裡突然冒出的疑問,讓她咬緊了牙關。

 

不,不會是,畢竟是自己將她推開的,肯定更加難受,這次也是,自己將人推開,有什麼資格感到難受呢。

 

自責、心疼、寂寞、失落,各種情緒與思緒將她緊緊纏繞、勒住,愈用力只是勒得更緊。

 

 

一頭棕色微捲長髮,纖瘦卻亮眼的少女,坐在滿是學生的講習班中間位置,愣愣地看著眼前的紙張。

 

考試成績出來了,可是第十名耶,整個講習班不只有羽丘的學生,還有花咲川與附近鄰近的幾所學校的學生。

 

贏不過第一名的紗夜、第二名的日菜與第七名的燐子,但也是贏過了非常多厲害的學生耶。

 

心裡升起了一些自豪感,這兩周光是見不到那人就夠難捱的,講習的課程也有相當分量,但這樣的成績也就不枉費這兩周的忍耐了。

 

聽完講習班老師的一些結語,便正式結束了這兩周的暑期講習。

 

想到可以見到那人,便不由得揚起燦爛的笑容,將成績單放進書包,與紗夜、日菜、燐子,還有其他認識的同學打了招呼後,便踩著輕快步伐回家。

 

說實在的兩周前,在聽見那人的要求時,是真的非常驚訝,也有一點難過與寂寞,交往四個月不是應該是熱戀期嗎,但看著她那雙清澈的琥珀,就知道她肯定沒想到這些,也只能略帶苦笑應下了。

 

也不是不想打電話給她,而是這兩周間要不是一個不小心念書到太晚或是累到直接陷入昏睡,到了後面幾天就有種既然都開始了,不如就這樣努力撐到最後一刻,再以更好的自己去面對戀人的想法。

 

畢竟還是會不安的,看著戀人堅定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自己除了守著她就沒有其他想做的事,但隨著畢業的時間一天天逼近,當然也明白還是要找到自己未來想要做的工作,去選擇畢業之後的路。

 

就像她說的,既然決定了,就好好地、盡全力地朝目標前進。

 

看著正前方正緩緩落下、將天空暈染成茜紅色的夕陽,輕輕地勾起笑容。

 

其實只是想要可以跟她並肩同行罷了。

 

努力向前就是為了可以無所畏懼的走在妳身邊。

 

 

從來沒有遇過的難受情緒在心裡滋長,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便只能用顫抖的手拿起耳罩式耳機戴上,讓平時習慣聽的音樂縈繞在耳邊,在椅子上蜷縮起身子,試圖逃開,卻只是讓自己陷得更深。

 

很痛,真的很痛,所以才會說情感是一種麻煩又只會帶來困擾,不是必須且只會造成阻礙的東西。

 

可是人就是這樣啊。

 

七情六慾才會讓音樂如此多采多姿不是嗎。

 

照時間算起來,今天就是暑期講習結束的日子,但她卻沒有出現,是她在埋怨自己嗎,還是發現這樣只是依賴著她卻又任性妄為的自己對於她而言並不是那樣重要嗎。

 

思考中不斷竄出許多假設,一個個都讓自己的心揪疼,只能攥緊自己的衣袖將臉埋進臂彎中,努力抑下胸中翻騰的灼燒感。

 

リサ...怎麼辦呢...我現在到底應該怎麼辦?

 

「...那、友希那、友希那!!」

 

熟悉的喚聲將自己從思緒中拉了出來,猛然抬起頭,望向聲音來源。

 

「誒?!友希那,怎麼了?不舒服嗎?」看著眼前的人一臉慌張地抽起衛生紙輕柔地撫上自己的臉頰,才意識到自己早已淚流滿面。

 

那依然亮麗的淺棕色髮絲、依舊漂亮精緻的熟悉面容,就在自己面前,友希那只感覺到方才壓得自己喘不過氣的情緒瞬間減輕,不可思議地令人反應不及,只能愣著。

 

「友希那?もう、到底怎麼了、嗚哇!」

 

面對幼馴染戀人的撲抱,リサ好歹也是舞蹈部部員,接住這個纖細的身軀後,趕緊穩住身子不讓兩個人一起倒下。

 

「...リサ,為什麼...為什麼妳還願意待在我身邊呢?明明...一直在傷害妳...為什麼...明明這麼痛苦...我不值得。」

 

一直以來都冷冽、清亮的嗓音在哭泣中變得嘶啞,斷斷續續的問句比起詢問,更像在捫心自問。

 

驚訝地瞪大眼睛,再勾起略帶無奈的苦笑,緊了緊抱著對方的雙臂,蹭了蹭她銀白的髮絲,「恩~其實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放心不下妳,掛念著、擔心著,不知不覺就喜歡上了,喜歡上了更是放不開了,我還擔心妳會嫌我雞婆不喜歡我呢。」

 

絮絮叨叨地念著似乎有些答非所問的話語,可是字字句句中皆是細細密密的情感,熨燙著方才還冰凍著的內心。

 

友希那聽著更加強了雙臂的力道,用力地回抱,這樣不求回報的感情,自己到底應該怎麼還呢?一直都厭棄著狗血偶像劇裡的台詞,卻有一句符合了自己現在的想法。

 

「我用一生還妳。」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尹夜羽 的頭像
尹夜羽

夜之羽翼 文字飛舞

尹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